您好!欢迎您光临本站!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情感天空>>>康定情歌
康定情歌
发表日期:2009/5/8 20:12:00 出处:原创 作者:砚田斋主 发布人:daimingyou343 已被访问 941

 

  康 定 情 歌(原创)

2009年5月8日

 

索道上升,我的视野盖过了整个康定的老城、新城。穿过那朵云,穿过那站在索道两旁的、高高的松林,再穿过那五彩而陡峭的经幡林,便到了跑马山顶。

雄鹰划破湛蓝的天空、划破洁白的圣山,围绕着康定那朵溜溜的云,翱翔着、歌唱着。

圣洁白塔的一角,和我一起上山的藏族老阿妈,懒懒的依偎在神圣的经塔下,微闭双目,手转经轮,嘴里叨念着什么。

今天是转山会,也许,她是在为他超度,为孩子们祈福吧。阿妈:“你在这干嘛?”我这样问。她看是我,便把经轮交换到左手,再用右手撑了撑地,身子往墙上靠了靠。然后对我说:“等儿子,等媳妇”。他们可有出息啦,在演唱中心唱歌、跳舞,日子好着啦。一会儿,一个卷发、高鼻、大眼、黝黑、高个的小伙子跑过来,在几米高的山坡上,踮起右脚,把双手放在嘴角边大声叫喊——阿妈。。。。。。

阿妈布满高原红的脸颊上,顿时深沟密布,灿烂得让人羡慕。我夫人说:你看,阿妈的媳妇真漂亮;她儿子也是标准的康巴汉子。要是再白点,就是一个完美的美男、美女。

山风,拂动着经幡,向山谷高声诵经。我们不断的低头让着低拉的经绳,耳旁传来动人的情歌。

经幡遮住了蓝天、白云。我们和阿妈围坐在剧烈颤动的经幡下,面对白塔,背靠硕大的尼玛堆,风华正茂的藏族少男少女们,载歌载舞。我的心,又回到了青春少年时,回到那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,小伙伴们在谷垛旁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的场景。歌声,叫我久久不忍离去。回眸白塔、经幡、尼玛堆,仰望头顶上的那朵长长的云,一首康定情歌,又让我梦回到少年时,那多想到跑马山上寻觅张家的哪个大哥、李家的哪个大姐的梦境。今天,终于实现了。 

下了跑马山,我们又直奔康定情歌风景区——木格错。夜幕迫使我们在景区门口的一处藏家小舍住下。

暮色,把云彩染成淡墨,潇洒地泼在小山沟里。两只藏敖放声嚎叫,蚕豆大的冰雹密集而至,随之是哗啦啦大雨。女主人赶紧躬身把我们迎进客厅。

她不多语,只是为我们忙前忙后。标准的藏家女那修长的背影,让我看到了舞台上的卓玛,画中挤牦牛奶的姑娘。你丈夫呢?赶牦牛去了。她笑着,是那么甜蜜。

雨停了,云还在山顶游荡。我们信步在雨后泛着青光的柏油路上,透过白桦林,回望草坪、麦苗托起孤单的、石垒的小屋,那稀疏的围栏,可见点点早归的牛羊。深坳下的小河,不时的传来瀑布般的流水声。

阴森的天边,急促的蹄声,让我不寒而栗。一个藏族小伙子,骑马在牦牛后呱啦呱啦地吆喝着,我以为是叫我们帮忙把牦牛拦下。牦牛跑进了白桦林,他埋怨我们为什么不让开,就系马只身消失白桦林里了。

男主人叫达吉,女主人叫卓玛。晚上,我们围坐在篝火旁,聊着藏家的生活,聊着她们俩那浪漫的爱情故事。

第二天,我们一起上山。卓玛牵着马,小狗阿黑紧跟其后。达吉指着右边高耸的山林说:“我从小就在木格错周边的山上打柴,这峭壁我经常爬。”

美丽的康定情歌风景区,把我们带入梦幻的境界。七色海在阳光下,碧得如玉,绿得晶莹,黄得发热,高光银勾,粼波荡漾。千瀑峡一步一景,涛声三十里,瀑布万丈白,奇石两岸垒,杜鹃长廊红。野人海驻目万象,高举云端,云舌吐雾,阴阳湖光,纯蓝涂彩,幻隐幻出,神秘莫测。我放声高歌,大声呼叫,呵呵呵呵。。。。。。

跑马溜溜的山上,一朵溜溜的云哟。。。。。。

卓玛牵马清唱,让我们都鸦雀无声。歌声,溢满海子;歌声,回荡峡谷;歌声,与瀑布和声。我醉了,大家都醉了。卓玛那原生态的女高音,瀑布那天籁之声的作和,就是一个天作的绝唱。

达吉侧着脑袋,高抬下巴,举起右手,惊呼的叫大家看:“你们看,你们看,那朵溜溜的云,多美,多壮观啊!”我放眼望去,那朵厚厚的、大大的、长长的云,端端的罩在我的头顶。嫣然就是在纯蓝的天空,放着一朵立体的云,那是洁净的美。它让我又想起张家的那个大哥,李家的那个大姐。当我平视身旁这对藏族夫妻,我才真正的领悟到了康定情歌的真谛。

木格错在3800米的高空,巨云托着海子,雪山围着金色的海岸。当你临近她时,云儿就在你的眼前,化作蒸腾的云雾。浓雾中,巨石上刻满藏文、经文,图腾。经幡高挂,佛祖现身山体,万物都在若隐若现之间。云把山颠的世界净化得如此纯净,一棵苍松,一条海岸线,一座山顶,还有一朵长长的云。

游客骑马的地方到了,卓玛把马系在小木屋旁的一棵衫树下,阿黑跟着主人来回的走动。

达吉和卓玛非常勤劳。达吉每天早晨放牛羊,上午去挖虫草,下午接游客住宿,傍晚赶牦牛。卓玛早晨做饭,白天为游客牵马,晚上做饭。两个孩子在康定中学读书。她们想:“年轻时辛苦一点,今后开个大一点的旅店,孩子们就有生计了。”

残阳跑到了树梢、山尖,一缕阳光穿透密林,刺在深深的湖底,五彩的石头荡漾着暖暖的鹅黄。下山的步伐加大了,山影也急速地从身后赶过来。两旁的杜鹃,深红、粉红,头顶的树木,墨绿、豆绿。我们踏着歌声,踏着涛声,蹦跳着下了山。

当我们再从那个普通的藏家小舍匆匆而过的时候,我想到了藏族老阿妈和她的儿子、媳妇;想到了达吉和卓玛;想到了那朵溜溜的云。善歌善舞的民族,善良勤劳的人们,那原生态的海子、山林,那原生态的歌舞、爱情,那原生态的崇拜、心灵,以及那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那不是上天协奏的、共生的情歌吗?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缘分的天空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675147498 联系人:陈先生